入世:“世界上最伟大的谈判”结束后,中国拥抱世界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1082

(2001年11月10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第四次部长级会议通过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法律文件,中国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新成员。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石广生举起酒杯,与各国代表一起庆祝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图/中信)

加入世贸组织:中国拥抱世界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大伟

发表于中国新闻周刊910期

2001年11月10日晚,卡塔尔首都多哈。

世界贸易组织第四次部长级会议正在这里举行。会议一致通过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决定。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审议开始到锤子落下只花了八分钟。

然而,自1986年7月10日中国正式向世贸组织的前身关贸总协定提交重新加入申请以来,中国已经花了15年时间才加入世贸组织。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曾动情地说:“黑发人变成了白发人。”

在这15年中,中美已经举行了25轮“马拉松”谈判。“世纪谈判”进程经历了起伏,也经历了许多起伏。在此期间,中国更换了四名代表团团长,美国更换了五名贸易谈判代表。

随着多哈回合谈判的进行,中国15年的入世谈判终于圆满结束。中国张开双臂拥抱世界经济,揭开了改革开放新征程的序幕。

在接下来的18年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对中国和世界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期。

中国需要世贸组织

当改革的帷幕慢慢拉开时,中国的一切都在改变,包括关贸总协定是一个“富国俱乐部”的观点,双方的接触立即开始。

1981年,关贸总协定纺织品委员会成员开始谈判分配全球纺织品配额。当时,纺织品占中国总出口的三分之一,而且不是关贸总协定的缔约方,这意味着中国没有配额。中国选择参加谈判,并通过谈判获得配额。尝过“甜食”后,中国开始积极考虑恢复中国作为关贸总协定缔约方的地位问题。

1982年,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份报告,建议中国申请恢复关贸总协定缔约国的地位。报告称,关贸总协定成员占当时世界贸易额的85%,而中国与关贸总协定成员的贸易额占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的85%。无论中国是否参与,其各种规则对中国都有直接或间接的约束力。因此,恢复通关对中国有利。

此时,在世界三大经济组织中,中国已先后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获得法定席位,只有关贸总协定尚未参与。

1986年7月10日,中国驻日内瓦大使钱嘉东代表中国政府向关贸总协定提出申请,要求中国恢复其缔约国地位。

从那时起,关于中国重新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已经开始。

1987年3月,关贸总协定成立了中国工作组,并于同年10月举行了第一次会议。

根据关贸总协定的规则,中国的重返谈判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检讨中国的对外贸易制度。第二阶段是进行双边市场准入谈判和议定书草案。

中国对外贸易体制的检讨实际上是对中国经济体制的检讨。在审议中国外贸体制时,工作组总共提出了4万多个问题,其核心是“中国是否会参与市场经济?”

当时,市场经济在中国仍然是一个理论上的“禁区”。1984年10月,十二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社会主义经济是“公有制基础上的计划商品经济”。1987年10月,中共十三大继续制定“计划商品经济”。

在恢复通关的谈判中,欧美缔约国代表表示,世界上只有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商品经济”一词在英文中并不存在。这推迟了对中国恢复谈判的外贸体制的批准。

中国的重返进程受阻。

1992年,邓小平发表了一篇南方谈话。此后,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为中国恢复谈判带来了曙光。

那一年,对中国经济贸易体制的审查基本完成,中美开始就中国重返市场准入问题进行谈判。

谈判开始时,美国认为中国渴望达成协议,因此态度非常强硬。

在谈判过程中,美国经常要价过高,并经常受到国内保守主义的影响。“极端压力”和“滚动价格”是其常用方法。中国恢复通关的第二位谈判代表童广智曾评论道:“美国人就像被宠坏的孩子。与他们谈判非常困难。”

时任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吴仪在一次会议上为谈判划定了底线:她绝不会为恢复关税关系做任何事情,也不会以国家的根本利益为交易对象。这一原则将贯穿于随后的谈判中。

1995年1月,世贸组织取代了关贸总协定。同年7月11日,中国正式申请加入世贸组织。此后,中国恢复了关税,并加入了世贸组织。

世贸组织谈判也是中国认识世界的过程。对当时的中国来说,改革开放已经将近20年了,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使中国能够在许多领域参与国际分工和竞争。然而,由于长期被排除在世界多边贸易体系之外,中国不得不依靠双边磋商和协议来协调其对外贸易和经济关系。因此,国内企业和产品在进入国际市场时受到许多歧视性或不公平的待遇。

加入世贸组织意味着中国不仅有权分享经济全球化的成果,还可以参与制定“游戏规则”。

中国开始明白:中国需要世贸组织。

面对中美谈判的僵局,中国入世谈判变得更具战略性。中国开始试图绕过美国,首先与其他国家达成协议。

有鉴于此,新西兰于1997年8月成为第一个与中国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达成双边协议的国家。同年,中国还与韩国、匈牙利、捷克等国签署了双边加入协议。

最黑暗的时刻

进入本世纪末,中美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已经进行了13年。世贸组织谈判原本是一个经济问题,现已成为一个政治问题。这个问题的复杂性使谈判变得困难。

1999年4月,当时的朱镕基总理访问了美国。在访问之前,朱镕基在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出版商康特夫妇采访时说,这次访问并不容易,也不会让双方都满意。“一方面,一些美国人不欢迎我,另一方面,一些中国人不希望我去,所以我认为我的任务很困难。”

根据原计划,在朱镕基访美期间,中美将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签署谈判协议。美国政治观点认为,如果美国和中国在朱镕基访美期间签署协议,美国将在谈判中做出太多让步。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国内争论持续了几年,朱镕基访美也加剧了这一争论。一些人警告说,世贸组织的规则将引入大量的外国竞争力量,这将导致数百万失业工人走上街头,成为社会动荡的因素。

尽管面临双重压力,朱镕基仍然抓住一切机会发挥他的幽默感来缩小中美之间的差距。

在丹佛第16街的一家商店里,朱镕基买了两顶帽子。他开玩笑说,这“有助于消除中美贸易逆差”。他甚至带着焦虑和希望对美国人说:“我们会有不同的意见。只有意见不同的朋友才是最好的朋友。只有好朋友才是好朋友。”

访问美国前,朱镕基在会见美国国会议员代表团时发表讲话,表示希望美国人不会认为中国不加入世贸组织就无法生存。

但当时,中国已经考虑在条款上做出让步。据媒体报道,朱镕基向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透露,中国已决定开放电信、保险和农业等市场,加入世贸组织。在中国国有企业改革进入关键阶段之际,朱镕基打算通过开放推进改革,并决定在上述领域给予美国比预期更多的谈判条件。

朱镕基对美国的访问很快在美国制造了“朱先生旋风”。中国将给美国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惊喜”,也让媒体记者充满了遐想。面对媒体,朱镕基总理表示,中国要想加入世贸组织,就必须遵守自己的游戏规则,“不做出让步是不可能的”记者问中国“做出了什么让步”,他停止了谈话。

不幸的是,未经中国同意,美国在其贸易代表处的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单方面起草的“中美联合声明”,并附上了一份17页的附件,其中列出了中国不同意公开的所有“投标”,试图迫使中国提交。

结果,美国受到了中国的愤怒,一场战斗不可避免。

双方代表团互不让步,双方互相争斗。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barshefsky)表示将退出,随后国务委员吴仪进行报复,称中国总理不会因为谈判失败而推迟离开华盛顿。这意味着中国准备空手而归。在外面等候的记者们曾收到消息说谈判即将破裂。

(1999年4月8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白宫举行盛大晚宴,欢迎中国总理朱镕基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照片/新华社)

这一天也成为朱镕基访美的“最黑暗的时刻”。

为了欢迎中国总理的来访,美国当晚在陆克文酒店举行了盛大的晚宴。朱镕基迟到了一个小时。他一进来就向每个人解释说:“今天是糟糕的一天。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迟到吗?仅仅因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陷入困境。”

他接着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但是美国希望我们做出更大的让步。我不担心辞职。我担心,即使我签署了这份协议,我现在也无法说服我们中国人!”

在晚宴上,朱镕基间接批评了美国,称“当美国要求中国平衡贸易逆差时,出于各种原因限制了高科技的出口,并将一切都视为高度军事机密。如果计算机和卫星不被允许,那么小麦和橘子将被送给我们。我们可以吃小麦和橘子来生存,但那不能很好地生存。”

另一方面,中美谈判也陷入了“苦战”。巴尔舍夫斯基明白,必须给中国一个交代。经过三个小时的努力,中美达成了《中美农业合作协议》。他们还同意取消美国的单方面声明,并删除声明所附的三个附件。

第二天早上6点,中美两国代表签署了协议。7点左右,两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表示美国坚决支持中国在1999年加入世贸组织。

经过一整夜的谈判,巴尔舍夫斯基看起来很憔悴。然而,中国代表团的飞机一离开华盛顿,她就成了克林顿的“替罪羊”国会议员指责白宫失去了与北京达成有利协议的机会。

面对媒体和商界的“炮轰”,克林顿感到遗憾。他打电话给朱镕基,说他希望中国谈判小组留下来,“我们将做最后的修改并达成协议。”朱镕基的回答是:不要再说了。如果你愿意,可以和北京谈谈。

结果,国际外交史上出现了一个罕见的场景——美国人追逐中国驻加拿大代表团。美国贸易谈判代表两次致电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询问是否可以确定在北京举行会谈的时间。美方要求中国代表团一回国就回来。

龙永图说,“你必须给我们一天时间来适应时差。”

"世界上最伟大的谈判结束了!"

1999年11月10日,巴尔舍夫斯基率领谈判小组前往北京。

会谈原定于两天后结束,因为中国和美国已经达成框架共识。几十轮谈判和交流使双方了解了对方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看法。

然而,第二天,谈判情况突然改变了。

美方提出了一揽子计划和许多不合理的要求。他们坚持将电信增值和人寿保险的外资比例提高到51%,汽车关税迅速下降到25%。在中国第二天做出答复后,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和克林顿的高级外交官吉恩·斯珀林勃然大怒。他说“中国不会得到最惠国待遇”,甚至在“不”之前说了六个“永远”。

11月13日,美国代表团将行李运送到机场。这时,朱镕基突然会见了巴尔舍夫斯基,美国政府立即回应说,尽管会谈进展缓慢,但双方决定继续进行。

到11月14日,谈判基本破裂。美国代表团撤回了他们在王宓酒店的房间,并将行李再次移至车上。

但是当汽车启动的时候,巴尔舍夫斯基突然说他将在北京再呆一个晚上。

然而,下午7点,整个美国代表团突然“失踪”,对中国的唯一呼吁是要求中国礼宾部在第二天的回程中给予合作。

当晚11点左右,朱镕基问美国驻龙永图代表团是否与他联系过。根据朱镕基的指示,龙永图从美国驻华大使馆找到了负责美国谈判的卡西迪。在电话中,龙永图说,经过这样一次举世闻名的谈判,双方必须会晤一次,讨论向新闻界作出解释。

一小时后,美国助理贸易代表打电话给龙永图,表示美国愿意在美国离开的第二天凌晨4: 30“小规模”再次会面。

龙永图敏锐地意识到,美国方面将采取“真正的行动”。

11月15日凌晨4点30分,龙永图和卡西迪分别与几个人开始了一次小型工作会议。此时,美方已准备好所有谈判达成的协议文本,并提议逐一校对数百页协议,准确无误地指出每一个标点符号。

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龙永图意识到美国方面真的很想签署这项协议。

"这一重要信息应该发送给高层决策者."在龙永图想象出所有可能的结果后,他在早上6点打电话给总理办公室,总理办公室主任李伟接了电话。龙永图说他有重要信息要向首相汇报。李伟告知总理昨晚接到奥尔布赖特的电话,还没有起床。

7点钟,龙永图又打了一个电话。8点钟,中美双边谈判人员开始谈判并撰写媒体稿。美国代表团计划在8: 45赶到机场。

大约9: 30,朱镕基给龙永图回了电话。朱镕基在电话中问龙永图:经过这么多年的谈判,你能给我一个美国是否愿意签署的判断吗?龙永图说,根据我多年与美国人打交道的经验,他们想签字。朱镕基接着问:你有什么证据?龙永图说他们已经开始和我们学校核对课文,表示他们已经准备好签字了。朱镕基果断地说:嗯,我相信你的判断。你必须和美国人谈判,不要让美国人跑掉。

然而,中美之间仍有7个问题无法达成共识。美国要求中国必须接受它。“如果它不接受,我们就不会数我们谈过的几百页。”另一方面,龙永图说他很抱歉。如果要签署协议,这七个问题将不讨论。

谈判再次陷入僵局。

收到龙永图的报告后,朱镕基亲自去了会场。就在这一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了。当美国听说朱镕基在这里时,就停止了对航班的提及。"事实上,那天他们没有预定飞机。"龙永图后来回忆道。

多年的谈判经验使龙永图认识到,在最关键的时刻,没有政治领导人的推动,很难进行谈判。

朱镕基要求龙永图在一张纸上写下所有七个问题。朱镕基读完之后说,我会谈谈的。

在谈判桌上,朱镕基说“我同意”美国人提出的前三个问题。当龙永图看到这种担心时,他不停地给朱镕基递纸条,上面写着:“国务院没有授权”。朱镕基敲着桌子说,“龙永图,不要再递纸条了。”

当美国方面提出第四个问题时,朱镕基说,“向最后四个问题让步,如果你让步,我们将签字。”

(1999年11月15日,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石广生(前右)和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前中)在北京签署了中美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双边协议。这场长达13年的谈判最终产生了“双赢”的结果。图/中信)

五分钟后,美方同意了中国的意见。

1999年11月15日下午4点,经过六天六夜的艰苦谈判,中美终于签署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双边协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道路上最大的障碍被消除了。

谈判成功后,在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的一个女厕所里,美国代表斯珀林立即拨通了克林顿的电话,并向美国总统报告:“世界上最伟大的谈判结束了!”

影响超出了预期。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影响是巨大的。现在回想起来,这种影响甚至超过了当时所有人的预期。

在世贸组织中,成员的权利和义务是相互的。加入世贸组织意味着中国需要履行承诺。

世贸组织对中国的外贸体制、关税、税收、国有企业和市场化改革提出了具体要求,一场系统的改革已经开始。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将对中国和世界产生同样巨大的影响。图/ic)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使中国的对外贸易经营权从“审批制”向“登记制”转变。服务贸易区已经成为中国在履行承诺、改革开放方面做出最大努力的地区。中国允许外国律师事务所在中国设立代表处,取消对中国代表处的地理和数量限制。允许外资银行向中国企业和个人提供人民币服务。

在关税方面,中国从2002年1月1日开始全面削减关税。截至2010年1月1日,所有产品的减税承诺均已兑现,关税总水平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的15.8%降至9.6%,400多项非关税措施被取消。以汽车为例。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前,大排量汽车的平均关税高达100%,而小排量汽车的平均关税高达80%。履行承诺后,平均关税降至25%。

2000年,中国修订了《海关法》,涵盖海关制度改革和关税等许多领域,目的是使中国海关制度符合国际标准。

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教授徐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许多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有关的协议都与海关密切相关。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将使中国海关达到国际标准。国际标准的高度标准化将促进贸易。徐晨认为,2000年《海关法》的修订建立了海关基本管理制度,这非常有利于海关职能的履行,形成了中央政府垂直领导下的管理体制,建立了全面的反走私体系。

不仅修改了《海关法》,而且根据世贸组织规则的要求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的过渡期内,修改了2200多部法律法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的三年里,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项分别被修改或废止的地方法律、政策和措施。

在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中,一个重要的内容是国有企业改革。

秒速牛牛 500万彩票网 香港六合下注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