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建议规范“职业索赔”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将出台法规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1344

长期困扰企业、企业和监管机构的“职业索赔”现象可能面临监管。

9月17日,国家市场监督总局(以下简称“市场监督总局”)结束了为期两周的《市场监督管理投诉处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公众意见。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草案不仅建议对恶意投诉和举报等不诚实行为实施信用处罚,还明确表示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不会接受不购买生活消费商品和服务等投诉。

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许多NPC代表还提出,在优化商业环境的背景下,规范职业“索赔人”的行为,使其“假冒伪劣,牟取暴利”。

近日,风起云涌的消息从姚娟、李长青等NPC代表处获悉,市场监管总局近日已亲自或书面回复,将配合司法部尽快颁布《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明确不影响商品或服务质量、不误导消费者的广告、标签和说明等缺陷不是欺诈行为。

代表委员会成员不断提议规范职业索赔

2019年8月,知名造假者王海在其微博上公开征集虚假线索,称其“以造假者的名义进行包裹转移欺诈,并以虚假的不良评级向合法经营者勒索钱财”,引起关注。

以“伪造”为名恶意举报非法盈利活动通常被称为“专业索赔”。此前,这条爆炸性新闻报道称,上海的一对母子威胁要向一名商人举报,理由是产品标签有缺陷。为了平息局势,商人连续两年每月向这对母子“进贡”价值600元的货物,直到他们两人因敲诈勒索被判刑。

“专业索赔”激增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行政和司法资源被挤出。

杭州余杭区未来科技城市场监督管理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8月,该所共收到5100多起投诉,其中近50%来自“专业索赔人”。从司法角度来看,据《浙江法制日报》2017年报道,杭州余杭区法院2017年收到的网上备案申请中,98%以上涉及“专业索赔”。

“职业索赔”带来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也引起了许多NPC代表和CPPCC议员的关注。早在2015年NPC和CPPCC会议上,包括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前总裁王明辉在内的32名NPC代表就联合提出了一项针对这一问题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正案。

该法案建议,针对非常规利润的恶意购买者滥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赋予的实体权利和诉讼权利,给生产者和经营者造成麻烦,并建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增加条款,明确界定消费者行为和欺诈行为。

根据澎湃新闻的公开报道,在过去三年里,至少有八名NPC代表和CPPCC议员提出了规范“职业索赔”的建议。

在2018年NPC和CPPCC会议上,NPC代表田放茶叶有限公司生产部副主任朱秦晓提出了一项建议,并对这一专业主张说“不”。她指出,“专业索赔人”的动机不是净化市场,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使用惩罚性赔偿或向企业勒索金钱。"有些行为严重违反诚信原则,忽视司法权威,浪费司法资源."楚秦晓在提议中说道。

在2019年NPC和CPPCC会议期间,湖北代表团NPC代表姚娟建议研究限制“专业索赔”行为的方法,如:取消对包装标签错误的惩罚性赔偿(通过虚假宣传故意误导消费者的除外),先要求整改,惩罚拒绝整改的人。"只要没有利润,专业索赔人的活动就会大大减少."

山东省人大代表、荣成市清峪滩村支部书记李长青建议将打击恶意索赔与信用建设结合起来。“对于恶意索赔者,一经核实,信贷部门将扣除相关人员的信用分数。对于严重的情况,他们将被列入信贷“黑名单”,并将受到多个部门的联合纪律处分。

与王明辉、辽宁省工商联合会副主席吴耿静、陕西省质监局副局长李志强等32位代表的建议相似,也建议明确界定消费者和“职业索赔者”的身份标准和行为准则。

李志强代表在完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提案中提出,应当明确将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牟利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排除在消费者之外,并将“明知故犯地购买假货”排除在正常的消费者行为之外。此外,根据不断发展的现实,应适时发布相关司法解释,明确界定“造假者”和正常的营利消费者。

国务院三次宣布打击营利性造假

“职业索赔”现象也引起了决策层的关注。今年5月以来,国务院发布了三份文件,打击恶意举报非法牟利行为。

今年5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改革加强食品安全工作的意见》,指出“恶意举报非法营利性活动要依法严惩”。

8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呼吁切实保护平台经济参与者的合法权益,打击以“打假”为名的敲诈勒索行为。

"依法规范营利性“造假”和索赔行为."9月6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和规范事故内外监管的指导意见,并披露了类似信息。

在此期间,市场监督总局高度重视NPC代表的建议,并在对这些建议的答复中发出了规范“职业索赔”的信号。

姚娟的代表告诉澎湃新闻,今年8月5日,市场监管总局互联网交易监管部门的相关工作人员带领她返回住所,听取她的意见并回答她的建议。

市场监督总局表示,已将工商、质量监督、食品药品、价格、知识产权五大投诉热线整合到12315受理平台,并将加强对“专业索赔人”的认定。”姚娟代表告诉澎湃新闻。

李长青代表也在今年8月底收到了市场监督总局的书面答复。“回复中的声明称,滥用法律制度、滥用公共资源和干扰市场秩序等恶意索赔的负面影响越来越突出。”李长青表示,恶意索赔背离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规定的民事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初衷。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燕东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为了规范“职业索赔”群体,首先必须明确合法权利保护和敲诈勒索的界限。

这条激增的消息指出,自去年以来,涉嫌敲诈勒索的“专业索赔人”已被列入深圳、厦门等地的打击犯罪和反罪恶目标。

市场监督总局在答复中还透露,中央政法委员会将加大惩治恶意索赔、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力度,深化打击犯罪专项斗争,坚决打击构成恶势力的恶意索赔犯罪,确保取得更好的效果李长青告诉澎湃新闻。

投诉的数量或频率不能超过合理的范围。

“职业索赔”现象也让公众重新看到了早就应该执行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条例。

201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情况报告》中建议,国务院发布《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通过细化和补充不合理退货、惩罚性赔偿、个人信息保护等重要法律制度,使其更具可操作性。

随后,相关工作有序开展:2016年8月,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向社会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草案》。三个月后,原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发布了该草案进行审查。

值得注意的是,审查草案第2条明确规定,"这些条例不适用于为盈利而购买、使用货物或接受服务的行为"。这意味着“专业索赔人”可能会发现难以获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护。

然而,实施条例已被搁置。直到2018年,《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的颁布再次提上议程,并被纳入由市场监督总局起草的国务院当年立法计划。第二年,该条例再次被纳入国务院的立法计划。

李长青告诉澎湃新闻,市场监督总局在回复中还表示,将与司法部合作,尽快颁布《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明确规定不影响商品或服务质量、不误导消费者的广告、标签和说明中的缺陷不是欺诈行为。

澎湃新闻指出,9月初,市场监管总局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市场监管投诉举报处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明确提议对恶意投诉和举报等不诚实行为实施信用处罚。

草案还建议,如果投诉人提出投诉的数量或频率明显超出合理范围,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可要求投诉人证明消费者权益纠纷的生活和消费需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不得受理因生活消费不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或者无法证明与被投诉人存在消费者权益争议的投诉。

该草案被纳入市场监管总局2019年立法计划。上述"临时措施"预计将为规范"职业索赔"定下基调。在实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5年后,预计该法实施所伴随的条例也将尽快实施。「我们希望在实施规例中清楚规管『职业申索』的问题,并尽快引入,以引导及鼓励消费者真正关注产品安全及品质问题。」姚娟说。

福建十一选五 极速飞艇下注 河北十一选五 山东11选5